????最后明白利害相关的双方暂时不约而同地偃旗息鼓,将重点改至为魔兽攻城做准备之上。战火纷飞的王者之界难得地恢复了和平,虽然是短暂而微妙,靠共同的魔兽敌人的威胁支撑着,随时可能再度断裂地友谊桥梁。

????从来没经历过内战的人们此际才深切体会到和平的宝贵,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,双方已经结下了不能解开地梁子,西北联军不可能再全军退回贫瘠而危险的西北地区,食物的问题会让他们在一次次的魔兽攻城中被削弱,甚至彻底从世上消失,成为历史的尘埃。过激的恶性也不可能得到天鸾之海另一面人们的原谅与支援,这是一条无奈的不归路,只为了继续生存下去,没有人判断谁对谁错。

????眼看在会场众人,尤其是敌对两岸的人貌合神离地交谈着,陈霖有些感叹,他终于明白自己在地球的国家古时为何彼此间的关系会那么复杂,时友时敌了。世上没有绝对的朋友,也没有绝对的敌人,这是条无论地球还是王者之界都适用,亘古不变的真理规则。

????感慨归感慨,此行的目的不能忘记,掏出本子,陈霖身旁的四手族助手飞快地记录着自己有可能打交道的人,布莱恩也赫然在内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曾经的仇恨也可以暂时放下,这是陈霖的信条,大唐王朝那么大的市场,叫他如何能拒绝整弄。

????非巴蓝其没有给陈霖做介绍,毕竟像他这种靠cuī qíng yào发家的商人,在那么隆重的会议上显得有些诡异,只适合私底下的谈生意。

????介绍完毕之后,陈霖悄悄离场了,因为接下来的基本上是国间的大笔交易商谈,他这样的小人物没发言权。反正贸易会还有大半个月,私底谈生意的时间绝对足够,不用急在一时。

????刚走出联合中心大门,迎面走来位华服人族青年,穿着眼下贵族公子间颇为流行的宽袖装,只可惜这位尖嘴猴腮的老兄委实不适宜这种装束,就好像木棍外套着个灯笼,看着颇为滑稽。他脸上有些发白,脚步虚浮,这多半是房事过多招致的后果,已经是老经验的陈霖一眼便判断了出来。

????“丹尼斯先生,见到你真高兴!”

????在脑中搜索一番,都未曾有过见面的印象,陈霖疑惑道:“阁下是?”

????华服公子凑近,满脸肉麻的阿谀笑容:“先生不认识我,我可是听到先生大名已久。”

????多半是某个家族的纨绔子弟,想要求“擎天柱”的吧,陈霖堆起笑容道:“不知兄弟该如何称呼?”

????“约瑟夫马利波特。”华服青年傲然道。

????陈霖一怔,这个姓氏好熟悉,总觉在哪里听过。

????吉斯马利波特!是吉斯的姓,约瑟夫是他的二儿子。陈霖终于醒了起来,原来是“故人”之后啊!想不到,真他妈想不到,哈哈!

????陈霖看着他那尖嘴猴腮的猥琐样,心道这老乌龟生的儿子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有着天壤之别,莫非是他老婆偷汉子生下的?那老乌龟就真的是老乌龟了。无论猜测是对或错,陈霖心中都顿时大快。自从莱昂无故失踪,生死不明之后,听说吉斯便不得不大力培养他的这个终日只知厮混风花之地,在女人肚皮上生活的不成器败家子,看来传言不虚。

????陈霖佯装糊涂:“原来是大唐王朝鼎鼎大名的吉斯会长二公子啊,失敬失敬!果然虎父无犬子,约瑟夫兄弟相貌堂堂,气度非凡,一看就知道是人中龙凤,他日肯定非池中之物。听说兄弟还风流倜傥,追求美女无往不利,实在令我羡慕啊!”边说还边上下打量着约瑟夫,仿佛真的极为钦佩的样子。

????约瑟夫被这一拍,还真以为自己是纵横花丛的情场圣手了,也不想自己要么是纯粹用金币将女人砸到床上,砸到她们脱下衣服,要么是强行抢夺,然后留给吉斯擦屁股,兴高采烈的道:“丹尼斯先生,想不到你也听说过我的陋名,这就好办了,约瑟夫有一事相求。”

????陈霖用手指也猜得到他攀交情的目的,却明知故问道:“不知我有什么能帮得上约瑟夫兄弟的呢?”

????约瑟夫压低声音淫笑道:“嘿嘿,早听说先生以家族血继所制奇药‘擎天柱’功效天下无双,不知能否给小弟来上几瓶,价钱方面绝对不是问题,一定谈到让丹尼斯先生满意为止。”

????老乌龟啊老乌龟,你可曾想到自己的龟儿子有朝一天竟然也有求于我?陈霖心中得意,嘴上毫不犹豫地爽快回答:“没问题,不说吉斯会长,就冲着约瑟夫兄弟大名,我怎么也不会吝啬的,只望约瑟夫兄弟哪天飞黄腾达,不要忘记关注一下丹尼斯就行了。”

????约瑟夫咧开大嘴笑了:“好说,好说!”

????陈霖也在笑,只不过是暗笑,一瞬间他的心中已不知转过多少恶毒得可说是残忍的念头。

????目送着约瑟夫走远,陈霖脸上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笑容,为了老乌龟的儿子,辛苦就辛苦一点吧。

????会场外就是自由贸易交流区,非国家级别的,不过也是各方富有的商贾。陈霖顿时便成了众人的焦点人物,好在谈生意还有条不成文的规则,得一个一个来,因为可能涉及一些秘密交易。这样陈霖慢慢应付,擎天柱的配方是只能由自己掌握,不能告诉人的,一个人生产也应付不了那么多的需求,因此只能谈“益阳”与“抑虚”的生意了,这两样药物的效果也不错,大有商机。

????这样一晚下来,陈霖疲倦不堪,商场如战场,词里行间大家都在暗中战斗,希望自己能获得最大的利益,这是游戏的规则,得很有技巧才行。

????这只是第一晚而已,之后在商贸会结束前的大半个月,看来都得在半甜半苦中渡过了,甜的是卡夫恩商贸会这样的超大交流场所,拥有参与资格的人基本上都能满意而归,苦的是每天都得心力交瘁的应付无休止的商谈。

欢迎大家访问:热搜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rsxiaoshuo.com/book/46689/207/